Good Luck To You!
欢迎光临本站!

网站首页 小明最新获取 正文

【难逃偏执狂的宠爱】北京市交管局回应监控补光灯刺眼问题:一定解决

admin 2020-05-20 小明最新获取 188 ℃ 0 评论
难逃偏执狂的宠爱

  实习结束临回北京之前,陈海涛和陈琦带着临摹的作品,去拜访当时的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。樊锦诗被称为“敦煌女儿”,自从1962年作为北大考古系学生第一次来莫高窟实习起,在敦煌待了一生。“樊院长跟我们说,敦煌就像一个学院。”这让陈海涛动心了,能在这里学一辈子!

  不过真正待下来后,挑战也随之而来:地处西北,远离文化和学术的中心;随着孩子的出生,教育是一个问题;父母年纪大了,医疗也欠缺……但陈海涛很真诚地说:“没有觉得苦,敦煌给我的感觉一直很明媚。”

  刚到敦煌研究院工作时,一项任务是继续深入临摹254窟的壁画。为了获得对古代艺术最真切的体验、对壁临摹是最好的进入方式。日复一日,陈海涛和陈琦静静地坐在洞窟中,洞里阴寒,就穿上厚厚的衣服,但寒意中,仿佛能看到古代匠师筚路蓝缕的创作画面。

难逃偏执狂的宠爱

  你一定要把自己安定下来,为自己设计一些事做。读也好,写也好。绝不可浑浑沌沌混日子。绝不可惶惶不可终日。那既是折磨,又是浪费。

  我忙时,音乐只听点民歌。可病时,却要听贝多芬。平常太忙了,腾不出脑筋来。如今,你需要的是填满脑筋,叫它快转,转到旁的事上去。

  我写信,就是劝你定下心来,多抓几把稻草,这样才不至沉沦。你应为自己设计一下。越是这样,越是需要设计一下自己的life。

Tags:难逃偏执狂的宠爱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